不仅是旅游目的地的特色小镇

作者:十博中文官网 发布时间:2015年12月09日来源:方塘智库

  很显然,中国旅游业正在经历深度调整,调整的背后是消费者对旅游体验诉求的越发多元和个性,以及与此相对应的旅游产品的供给结构调整。

  对于很多传统旅游目的地而言,都已经进入了游客量基本饱和的阶段,增加游客导入就会给管理带来很大压力,投入产出比失衡,而且,游客停留时间短、人均消费低等,使得单靠增加旅游人次已经很难提升旅游发展水平,纯粹的依靠门票经济的时代已经过去。

  面对旅游经济发展的瓶颈期,需要从旅游全产业链的角度进行反思以及产品链重构,此外,亦需要基于景点、景区、城市和区域等不同空间进行反思和产品供给改革。未来旅游经济的竞争,也将更多体现为城市旅游之间的竞争,以及区域旅游生态之间的竞争。

  发展城市旅游和构建区域旅游生态成为共识,在此逻辑之下,对特色小镇的思考也就多了一个维度:重塑区域旅游生态,城市旅游中的重要构成部分。

  在方塘智库看来,特色小镇对于文旅功能的彰显,使其在为区域经济发展夯实基础,快速推进升级转型,带来有效投资增长,推进新型城镇化、加快城乡一体化等多项“溢出效应”之外,对于区域旅游空间结构的发展演进和优化也将产生深刻影响。

  文旅功能定位成为标配

  在浙江省政府2015年工作报告中,这样定义“特色小镇”:“按照企业主体、资源整合、项目组合、产业融合原则,在全省建设一批聚焦七大产业、兼顾丝绸黄酒等历史经典产业、具有独特文化内涵和旅游功能的特色小镇,以新理念、新机制、新载体推进产业集聚、产业创新和产业升级。”可见,特色小镇是具有明确产业定位、文化内涵、旅游功能、社区特征的空间载体。

  随后出台的《浙江省人民政府关于加快特色小镇规划建设的指导意见》(以下简称《规划》),对特色小镇的创建程序、政策措施等做出了规划。其中,值得注意的是,所有特色小镇要建设成为3A级以上景区,旅游产业类特色小镇要按5A级景区标准建设。

  今年6月,第一批浙江省省级特色小镇创建名单已正式公布,杭州、宁波等10个设区市的37个小镇列入首批创建名单,杭州市的玉皇山南基金小镇、西湖云栖小镇、余杭梦想小镇;绍兴市越城黄酒小镇;湖州市南浔善琏湖笔小镇等一批著名的特色小镇名列其中。

  这些特色小镇,景色优美、环境宜人,有些原本就是生态环境良好、自然人文景观资源丰富的旅游小镇,经过放大其文旅功能后,更是凸显了特色小镇与普通行政区划单元的普通小镇,或者与产业园区的本质性区别。因为对于普通小镇和产业园区来说,都没有特意强调其所要负载的文旅功能。

  相对于“千城一面”的城市发展来说,特色小镇走的是一条“特色”的个性化之路,每一个特色小镇都要充分挖掘和突出小镇周边地区的区位特色、地貌特色、建筑特色、产业特色、文旅特色等,找准特色、凸显特色、放大特色,统筹谋划、有机结合,最终形成招引项目、集聚人才、吸引资本等高端要素的独特优势。

  产业方面,要寻找自己最有基础、最具潜力、最能成长的特色产业,打造出独特的产业生态;文化方面,既要发掘历史传统文化,更强调依托产业培育起来的文化特色;生态方面,要体现独特生态环境,每个特色小镇的建筑、旅游设施和植物群落、自然环境应当融合协调、相得益彰,形成具有独特风格的居住、旅游生态环境。

  “特色小镇”可谓是为特色产业与区域经济发展开辟了崭新的模式,可谓是“小空间大集聚”、“小平台大产业”,有利于加快集聚资源要素,谋划大项目、带动大投资、培育大产业,成为扩大有效投资和促进实体经济发展的“新引擎”。

  方塘智库认为,作为经济发展新常态下发展模式的有益探索,必须发挥小镇的要素集聚和扩散作用,通过各方面要素集聚形成鲜明特色和良好品质,进而发挥辐射和示范作用,提高小镇在特定产业领域、区域经济中的话语权和影响力。包括发挥其在区域旅游生态构建中的独特价值。

  从旅游目的地到旅游集散地

  一如我们在文章开头时所分析,时下旅游业的快速发展,正在经历旅游由观光型向体验型转变;同时,除了传统的景区旅游外,还产生了许多新的旅游内容和形式,如休闲旅游、工业旅游、体验旅游、教学旅游、健康旅游等等,丰富和拓展了旅游的内涵、外延。

  另外,在快捷的高速交通体系和互联网的影响下,传统的景区开发为主的模式,也愈来愈面临挑战。景区项目的单调,景区居住环境和配套设施的落后,导致游客在景区停留时间短,消费能力得不到释放,直接影响了景区效益,制约景区旅游业的发展。

  因此,改变景区开发的传统模式,建立旅游目的地和游客集聚中心开发模式,构建新的旅游空间体系,已是各地旅游发展的新思路。

  “城市即旅游,旅游即城市”。特色小镇的建设,以多种功能叠加的方式,解决了传统旅游景区开发模式的弊端。特色小镇一定要注重功能叠加,产业、文化、旅游和社区功能的叠加,是特色小镇的重要内涵和特点。

  在特色小镇的多个功能中,除了旅游功能之外,特色小镇还具有文化功能,历史文化,创新文化、社区文化、物态文化、行为文化等等,成为小镇的文化内涵。特色小镇的社区功能,是指要有为小镇常住人口和创业就业人员提供社区服务的功能。特色小镇的产业功能,是指其产业定位,作为小镇可持续发展的特色新生产业经济的支持。

  这样创新理念规划建设下的特色小镇,功能齐备,设施完善,环境优美,文化深厚,完全可以打造成为一个旅游目的地或游客集聚中心。

  这样的特色小镇,突破了行政区域的界限,成为一个以旅游目的地,甚至旅游集散地为核心的新空间区域结构,具备旅游文化街区、旅游主题公园、旅游节庆、旅游文化演出等要素以及完善的散客服务体系。

  比如,绍兴市东浦镇地处越城、柯桥、袍江三大片区中心,属绍兴城市绿心核心区域之内,是第三批国家级历史文化名镇。

  在浙江省第一批37个特色小镇创建名单中,东浦镇榜上有名(名称为“绍兴市越城黄酒小镇”)。这个素有“水乡、桥乡、酒乡、名士之乡”称号的小镇迎来新的跨越式发展。

  今年以来,东浦黄酒小镇创建工作启动,初步规划为4.6平方公里范围,建设目标以“精品黄酒小镇”为定位,谋划推进黄酒产业园区、黄酒文化园区、特色风情民俗区、黄酒手工作坊体验区和旅游服务区等“五区”建设,3年内投资50个亿。

  而且,在规划中,明确提出,建成具有黄酒特色、古镇风貌水乡风格的3A级旅游风景区,致力打造聚焦黄酒历史经典产业、具有独特文化内涵和旅游功能的特色小镇,将绍兴黄酒特色小镇打造成为黄酒产业的展示地、绍兴旅游的目的地。

  可以预见的是,这一小镇的成形,不仅本身会成为特色旅游目的地,而且,凭借其立体化的文旅产品和体验供给,并可成为辐射周边旅游的目的地,既做好服务配套又发挥旅游集散功能。

  优化区域旅游空间格局

  从城市旅游地生命周期来看,城市旅游的空间结构,一般可以分为凝聚模式,放射模式和板块模式。

  所谓凝聚模式,表现为单节点城市旅游空间结构模式。城市只有一个节点,这个单一节点包含一个中心吸引物或一个吸引物聚集体,以此来吸引旅游者。

  凝聚模式为城市旅游地生命周期的开发阶段。其空间结构特点是:旅游活动空间范围狭小,与域外联系松散;景观单调,规模小,综合吸引力低,旅游路径系统薄弱,旅游支撑系统和服务设施不完备;客源市场仅具有近域游客吸引向性。

  所谓放射模式。随着城市旅游发展,中心旅游区开始向外扩张,周边地区的旅游地逐步得以有效开发,在首要节点周围形成次要等级的节点群,多节点并存的城市旅游空间模型形成。

  这些节点依其吸引力大小分为首要节点、次要节点、末端节点。以首要节点为核心已形成一个中心旅游区,具有较为完善的旅游服务体系,节点之间互通互联,共同增强吸引力,市场规模逐渐扩大,具有全国吸引向性的、较为成熟、稳定的客源市场体系已初步形成。

  所谓板块模式。随着城市旅游空间的成长,旅游节点和不同性质的旅游区的增加,多旅游区的空间增长格局开始呈现。

  不同旅游资源类型的各种旅游区,密切合作,协同发展,城市旅游空间呈现为圈层化板块空间结构,旅游功能完善,形成成熟、完备的旅游服务网络体系,旅游的综合吸引力进一步增强,市场域范围进一步扩大。

  板块模式是城市旅游地生命周期的成熟阶段,是城市旅游空间演进的最终结果。

  当前的旅游发展趋势是,从“节点模式”的“点线旅游”体系转向“板块旅游”体系,发挥旅游城市的辐射能力,带动整个地区旅游产业和旅游地区的协调发展。并以区域为主的旅游形式,实现各个区域旅游产品的互为补充,充分根据旅游地区资源特色实现产品的差异化,减少各个地区旅游业之间争夺客源的竞争,促进旅游业的整体发展,以板块旅游最终形成旅游产业的经济产业。

  方塘智库认为,特色小镇,本来就没有特定的行政区域,也不会受制于区域框定,可以发挥其作为旅游目的地的优势,充分利用区域空间上的整体性、文化上的同源性、资源上的互补性,实现各个特色小镇组团开发的有机协调,从而实现区域的联合和合作,构建出协调联动、互利互惠的区域旅游合作体,并进一步推进“大旅游,大市场,大产业”的发展战略,优化区域旅游的空间结构,形成具有更强竞争力的旅游大板块。